.

玉米熟了,沈小峰和嫂子李甜一起在没过头顶高的玉米地里摘玉米。

李甜今年二十七岁,风韵成熟,皮肤白皙,身材婀娜多姿。为了方便干活,她穿着一套白色的汗衫,正在麻利的掰着玉米。

沈小峰目光落在了她的肩头,黑色的内衣带子格外显眼,勒紧了肩膀,他有点担心,生怕李甜在干活的时候动作太大,那傲人部位把里衣带子给绷短了。

李甜扭头看了小叔子一眼,见他眼珠子直勾勾的,又低头看了看自己那里,呀的一声,连忙停下了脚步,赶紧拿衣服挡住了胸口风光,白皙的面庞浮现一抹红晕,她带着羞涩的笑容说道:“好你个沈小峰,嫂子的豆腐你都敢吃!”

沈小峰脸上嘻嘻笑着,他看着嫂子娇媚动人的脸蛋,又瞄了瞄她被挡住的胸口,吞了吞口水说道:“嫂子,你这里这么壮观,平时干活肯定会很辛苦吧?”

“还说呢,不知道害臊,不怕被人说啊……”李甜一只玉手遮着头顶,一手那衣服挡在胸口,慢慢走着,脸上的娇羞仍旧没有褪下。

“荒郊野外的哪里有人啊!”沈小峰嘿嘿笑着,看她羞不可耐的样子,心肝那个乱颤啊,李甜其实平日里是个性格开朗的人,但是一触及男女那事就显得娇羞无比,模样诱人,沈小峰最大的爱好就是在言语上调戏两句,乐此不彼。

“嫂子,我哥走了这么久,你又这么年轻,难道心里不想吗?”沈小峰对李甜挤眉弄眼。

李甜是去年嫁过来的,看到美丽的嫂子那一刻,沈小峰就对她有了好感,非常羡慕自己的大哥沈小山,可惜大哥命薄,过了年就死了,他不懂其中原因,但村里人说沈小山是因为女人得病死的,可他哪里会相信,嫂子在他眼里就是仙女,哥哥的死怎么会是因为她呢?

“你……你说这干什么?真不知道害臊……”李甜是结过婚的妇人,自然知道沈小峰口中的“想”是什么,脸色立马红润了起来,羞恼地看着沈小峰。

矜持娇羞的模样让沈小峰暗暗吞口水,他忍不住说道:“我要是我哥就好了,嫂子你好像是个仙女啊。”

“你再说我就揍你!”李甜有些恼火,扬起拳头朝着沈小峰挥去。

“嫂子你要是肯把我当成我哥,你就算打死我,我都乐意。”沈小峰又调戏了一句,嘻嘻笑着跑开。

“你这孩子,再说我就生气了!”李甜气恼不已,追了上来,沈小峰就赶紧往一边躲。

七月的天说变就变,大雨点忽然就落下来了。沈小峰大喊一声:“下大雨啦,快跑啊!”

“你等等我!”

沈小峰和嫂子李甜奔跑在田野小路上,两个人都淋湿了,虽然有些狼狈,但是凉爽的雨水打在身上,也将一上午的燥热驱散得无影无踪。

沈小峰脚程快,光着膀子跑在了前面,他的衣服给了嫂子李甜遮着脑袋。

和李甜并肩跑着,沈小峰的眼神不由自主地朝着她身上瞄了过去。

此时李甜上身的衣物全被雨水给打湿了,汗衫也变成了半透明,紧贴在她丰满的身子上。

奔跑之中,李甜那里起起伏伏,里面的黑色性感里衣在这夸张的动作下,都有点不够用的感觉,感觉随时会跳出来。

“我草!”光看嫂子的风景了,没注意前面有个水坑,沈小峰一脚踩下去身子直接跌在了泥水中,后面的李甜被他脚给一拌,也倒了下来,直接在沈小峰身上坐了个满怀。

“好美啊!”沈小峰半躺在了泥水中,李甜在她身上坐着,一手撑在他胸口,弯着腰将胸前的风景展现的一览无遗。

“我去!”沈小峰这一看立马起了反应,不偏不倚,正好碰在李甜的那处,柔软的感觉令他心中不由得激动。

“什么东西!?”敏感的部位受到刺激,李甜往后伸出手,脸色不由一呆,她立刻明白手里的是什么,令她霎时间一颗芳心都乱了,都忘记撒手。

“嘶——”那被嫂子给碰到了,舒爽的感觉让沈小峰倒吸了一口凉气,眼睛死死盯着她的傲人。

“呀!对不起对不起!小峰你没事吧?”李甜急忙松手起身,娇羞的俏脸布满了红晕,让人恨不得啃两口。

沈小峰也爬起来,身上滴着泥水,十分狼狈,农村的路一下雨就坑坑洼洼,他现在浑身泥泞,连嫂子的白色汗衫也沾满了污泥。

那里的反应让他有些尴尬,赶紧用手给挡住。

“快回去吧,就到家了,去我那里把衣服换了,我给你洗洗——”李甜理了理凌乱的发丝说道,脸色显得很平静。

“谢谢嫂子!”沈小峰笑得灿烂,他没有多想,知道嫂子是好心,因为他父母早死,一直都是他和大哥相依为命,自从大哥死后,李甜有时候也会承担起照顾沈小峰的责任。

李甜家的土砖房在村尾,一个很偏的地方,这里本来是沈小峰家的老屋,自从大哥死了之后,村里人暗骂嫂子是克夫命,她受不了这样的指责,索性从红砖房里搬了出来,在破旧的老屋里住着,一住就快半年了,原来残破不堪的老屋也被李甜收拾得有模有样。

进了屋里,沈小峰就看到墙角在滴水,李甜连忙拿了一只木桶过去装水。

看到老屋家徒四壁的模样,沈小峰黯然伤神,他多么想接嫂子回去自己那里住,可惜李甜不肯,村里人也都拦着,说会克死自己。

“嫂子,等雨停了我帮你补几片瓦吧。”沈小峰开口说道,他平时能帮李甜的都会帮,尽管她经常拒绝。

“嗯好,你快脱了衣服去洗一洗吧,我这里留了你哥的衣服,你要是不嫌弃的话……”说到最后,李甜黯然伤神,俏脸露出一阵落寞的神色。


第二章

沈小峰看得心疼,连忙走了过去:“嫂子我肯定不嫌弃啊,我就爱穿我哥的衣服,那样你就会把我当成我哥了!”

“你是你,你哥是你哥,我怎么会看错人呢!”李甜噗嗤一笑,妩媚动人,眉眼流露的风情看得沈小峰一呆。

“快去吧!”孤男寡女在一间屋子里,李甜被小叔子的眼神看得心慌,赶紧推了推他,脑子里想起了刚才抓到的那种火热的感觉。

“好咧!”沈小峰咧嘴一笑,走向了角落的一扇门,本来厕所是在外边的,但是李甜怕村里的老油条们骚扰,就将以前屋里的一个小房子改成了厕所,洗澡上厕所都很方便。

“你哥的衣服我放门口了,你把衣服给我,我帮你洗一洗。”李甜来到了门口,沈小峰立马打开了半边门,露出半截健壮的体魄,下面的一抹阴影在李甜眼前闪过,吓得她叫了一声连忙捂住了眼睛。

“你再这样嫂子就生气了!”李甜转过了身子气恼说道。

“意外意外!”沈小峰得意的笑着,将脱下的衣服扔在了旁边。

洗完了澡,沈小峰穿好衣服出来,正好看到李甜蹲在桌旁拧自己的衣服,因为蹲着,双手还抬起,领口大开,看得他心跳加速。

“你洗完啦!”听到动静李甜抬头一看,连忙起来,招呼沈小峰过来:“你自己拿去晾吧,嫂子也去洗洗,难受死了。”

“嗯嗯——”李甜衣服还没有换,还是那件半透明的白色汗衫,她扭着柳腰走进了里屋,绝美的背影上清楚的印着黑色内衣带子。

李甜拿了衣服进了厕所,很快水声就传来,沈小峰在屋檐下晾好了衣服,他坐在桌子旁,耳里听着厕所传来的水声,脑子里不由自主地浮现起李甜动人的娇躯,有点想偷看。

偷看的想法像是野火一样在心里烧着,怎么都扑不灭,因为沈小峰知道厕所的木门有口窟窿,可以看到里面的光景。

“胆小怕事不是男人!”沈小峰心一横,脱了鞋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。

刚到门口,忽然里面的李甜发出了一声尖叫。

“嫂子怎么了!?”沈小峰惊慌问道。

“你怎么在这里……啊!有虫子咬我!好疼啊!”里面脚步凌乱,哒哒哒的,李甜在乱跳。

“我来帮你!”这简直是天赐的良机啊,每次下大雨都会有虫子往屋里飞,刚才冲凉的时候沈小峰就注意到了,还捏死了几只。

“不要!嫂子没穿衣服!”李甜连忙拒绝。

这机会来之不易,沈小峰怎么会放过,直接推门,没想到推不开,被东西给挡住了,沈小峰顿时哭笑不得,嫂子这是在防狼啊。

心一横,沈小峰蛮横地将门强行推开,卫生间的角落里,李甜慌张地蹲在了地上,用手帕挡住了大半边身子。

“嫂子,虫子呢?”沈小峰瞪圆了眼睛,此时的李甜是没有穿衣服的啊,好可惜她已经做好了防范措施,什么都看不到了。

“你快出去,虫子被我拍死了!快出去啊!”李甜急得快哭了。

“好好,我现在出去!”看到嫂子惊慌失措的样子,沈小峰不敢太放肆,连忙出去,把门给关上。

坐在凳子上,沈小峰一颗心砰砰跳,他有些后悔了,刚才自己也太冒失了,就这样冲进去,嫂子肯定吓坏了,想到这里他也不敢逗留了,朝着厕所方向喊了一句:“嫂子我先回去了,等雨停了我再过来帮你摘玉米。”

“好,你去吧,路上小心点。”李甜的声音恢复了平静。

这时候的雨已经没那么大了,沈小峰一路小跑着回到了自己的家里。

家里边空荡荡的,条件自然是比李甜那里好,但沈小峰却情愿一辈子住在李甜的那间老屋。

干了一上午的活,沈小峰也有些饿了,他简单地下了个面条吃过,便回屋里躺着。

迷迷糊糊睡着,沈小峰醒来的时候看了下手机,都下午三点多了,外边也没下雨。

“嫂子怎么没叫我去干活啊?”他匆忙起来,漱了下口就急匆匆出门。

沈小峰来到了李甜家,木门紧闭着,他敲了敲门喊嫂子,里面却没人应,屋檐下晾着的衣服也收进去了,他知道李甜下地干活去了,又急忙赶往地里。

“糟了,嫂子是生我气了吗?”路上,沈小峰想起上午他硬闯厕所的事情,李甜明显被吓坏了,他便感觉更加后悔了。

正值农忙季节,村外的农田里种着大片的花生玉米,都到了丰收的时候。

沈小峰来到上午干活的地方,田边放着两个竹篓,其中一只已经装了大半的玉米棒子,一人多高的玉米地里也传来了唦唦响的动静,他急忙钻了进去。

“嫂子,你怎么不叫我啊,我都睡过头了。”沈小峰找到了李甜,小心翼翼地开口喊了一声。

李甜换了一身长袖花衫,下身是一条宽松的牛仔长裤,身材看起来没有了上午那般诱惑,但是她转过身的时候,怀里的四五根玉米棒却将那一对挤得更加挺拔。

“嫂子怕你也是累了,就没叫你,来,把玉米抱出去。”李甜走了过来,带来了一抹清香,让沈小峰心头一荡。

“嫂子,你不生我气了吗?”沈小峰赶紧伸手。

“生你气干啥呢?嫂子知道你关心我,下次别这么鲁莽了,嫂子叫你你才过来,不然你就离我远一点,知道吗?”李甜嗔怪说了一句。

“哎哎,我以后不会了。”沈小峰松了口气,有些脸热,李甜被虫子咬的时候自己当时就在厕所门口,她现在也明白了,沈小峰当时肯定是躲在厕所门口偷看。


第三章

沈小峰伸手去接玉米,可几根玉米挨着李甜傲人的部位,如果去接,那肯定要碰到那突出的地方,这是占便宜的好机会,但他也不敢这么冒失了。两只手在空气中摆弄换着姿势,想抓又不敢抓,最后只好将衣服一掀,形成了一个兜,让李甜把玉米放进来。

“你这小鬼,上午的胆儿去哪了?”看到小叔子紧张的模样,李甜噗嗤一声笑了出来,笑颜如花,前面起伏着,看到沈小峰脸色一呆。

“嫂子,我刚都说了,以后不会了。”沈小峰大义凛然说道。

“嗯,那才是乖孩子,快干活吧。”李甜笑得灿烂。

放下了玉米,沈小峰直接将另一只空篓给搬了进来,和李甜一人一条道开始干活。

“嫂子,你太能干了,今年的玉米都好大个啊,我从来没见我哥以前种出这么大的。”沈小峰脑袋从两颗玉米中间冒了出来,将一根男人手臂粗细的玉米给李甜看。

“哇——这根怎么这么大……”李甜也满脸惊讶走过来,两手接住,仔细掂量了下,顿时眉开眼笑了起来:“我看这根得有两斤半吧。”

看着这根玉米棒子被嫂子白嫩小手紧握的样子,沈小峰有些浮现连篇,想起了村里老油条们经常讲的笑话,说村里的寡妇桃香嫂子晚上寂寞,拿着玉米棒子伺候自个,说人家那里长着嘴,拿出来的时候玉米粒全在里面了。

要是在之前,沈小峰肯定要讲一讲这个荤笑话,但是经过上午的插曲,他已经不敢这么放肆了,只能隐晦说道:“嫂子,这根你留着用吧。”

“我一个人吃不完,还是拿去卖吧。”李甜嫣然一笑,放下玉米继续干活。

沈小峰有些尴尬,嫂子没听懂这句话的意思啊,不过他也立即明白,嫂子守寡大半年了,好像没有用过这种辅助工具啊。

“我的好嫂子啊,你难道要守一辈子寡吗?”沈小峰内心在呼喊。

一块玉米地很快就摘完,沈小峰承担起了挑担子的重任,李甜紧紧地跟在后头。

到了家里放下一担玉米,沈小峰已经一身汗,黏糊糊的难受,索性直接脱了上衣,赤裸的胸膛展露在李甜面前,她娇嗔了一句让沈小峰注意点,随即进屋给沈小峰倒了杯水。

“小峰,你先回家去吧,明天嫂子去镇里卖玉米,你自己去你那块花生地里看看,可以拔的话你先干着,嫂子卖完了就回来帮你。”李甜拿着扫把清扫着门口的树叶。

“嫂子,你一个人去能成吗?”沈小峰倒不是怕她挑不动这担玉米,而是怕有人想占嫂子的便宜。

“怎么不行,又不是第一回了,你快回家去吧,天都要黑了,一会儿让人看到了不好。”寡妇门前是非多,李甜一直都很害怕这个,也从来没有让沈小峰留下来吃过晚饭。

“还早呢,我回了家也是一个人,我想在这里多陪你一会儿。”沈小峰目光灼灼盯着李甜,随着她扫地的动作,前面的丰满也随之动着,像是注水了水的气球一样,他多想知道碰一下是什么滋味。

“哎,你这孩子,又不听话了……”李甜回头笑着说了一句,眼里带着一丝宠溺,忽然她皱起眉头,放下扫把,一只手在身后腰间摸索着,哎呀一声叫了起来。

“怎么了?扭到腰了吗?”沈小峰立马上前围着李甜转着。

“不是……我…我腰那里有点火辣辣的痛,好像是虫子咬的那个地方。”李甜蹙起眉头,模样惹人怜爱。

“赶紧让我看看!”沈小峰急忙将李甜扶进屋里,他以前就听说过有人下地干活被虫子咬伤,没及时医治导致皮肤溃烂。

“应该没事,我自己处理吧。”李甜忸怩着说道。

“你看不到啊,让我看看吧,不然很严重的话会导致皮肤溃烂的。”沈小峰心里着急的不行,嫂子的皮肤白皙如玉,可不能就这样被虫子给糟蹋了。

“啊!”李甜一白,慌张了起来,支支吾吾说道:“可是,咬的地方在……”

沈小峰一听就明白了,咬的位置很隐私,但眼下哪管得了这么多,他说道:“嫂子你就当我是医生吧,我没有性别的。”

被沈小峰这么一逗,李甜忍不住笑了起来,紧张的心情也缓解了不少,点头说道:“进屋里吧,我脱裤子给你看看。”

“脱裤子!”沈小峰心里咯噔一声,整个人都要麻了。

两人迅速进了屋打开灯,李甜坐在床上,掀起衣摆,露出一片雪白的肌肤,白里透红。

沈小峰屏住了呼吸,眼神紧盯着李甜脱裤子的小手,一道浑圆的曲线露了出来,但半边屁股没到,李甜动作就停止了。

“你快看看吧,到底怎么样了?”李甜小声说道,语气带着一抹羞怯。

沈小峰凑了过去,牛仔裤裤沿紧挨着的地方,原本白嫩的肌肤出现了一块硬币大小的红肿,他伸手按了按,红肿的地方有点硬。

“啊——”李甜发出一声娇吟,颤抖着声音说道:“你别乱按啊……”

“嫂子我在给你检查伤口呢,有点问题,不处理好的话很严重的!”沈小峰心里偷着乐,其实这样的伤口很好解决,拿肥皂洗一下涂上风油精就好了,但要真的这么说,那就什么都看不到了。

“啊!那怎么办啊?”李甜扭头,俏脸慌张。

“别着急,我知道怎么处理,嫂子家里有风油精吗?”

“有啊有啊!在这里。”李甜探身在床边的柜里翻找着,她妙曼的身子展露在他面前,勾勒出动人的曲线,只脱了小半的裤子,沈小峰看得直吞口水,心里暗狠狠地说着:“一会儿就把你脱下来!”

“给你!”李甜将风油精塞给了沈小峰,眼神焦急地向沈小峰求助。

“嫂子我去准备点东西,要帮你擦洗下伤口,把毒液给洗出来,你把裤子脱了吧,不然就弄脏了。”沈小峰手里紧紧抓着风油精的小瓶子,开始胡扯,目光灼灼看着李甜,能不能看到这翘臀的全貌,就看这一次了。

“啊!真要这样子吗?我自己来行不行啊?”李甜满脸娇羞,除了死去的丈夫外,她还从来没有在别的男人面前脱过裤子呢。

听得出来嫂子的语气已经很弱了,沈宽加把劲说道:“嫂子,伤口在后面,你一个人使不上力气的,你让我来吧,我是医生啊。”

李甜终于被说动了,红着脸点头:“好,我答应你,你要记住你是医生……”

沈小峰心头振奋,脸上却维持着焦急的神色说道:“你快点把裤子全脱了吧,我去准备。”说着他就出了房间,跑进厕所用盆接了水,将肥皂扔进了盆里边。


未完待续...,关注公众号:明月红尘 ,继续阅读...

篇幅有限,后续情节更精彩!

点击【下一章】跳转微信继续阅读哦 ↓ ↓ ↓ 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