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推荐
新闻
国际
娱乐
视频
财经
体育
军事
汽车
登录/注册
尤物总裁未婚妻不知好歹 竟嘲笑未婚夫窝囊要取消婚约,得知身份后,竟跪舔
2019-09-08 16:17:58
125万
今日头条
1.2万
2017年,4月1号,愚人节。   飞宇集团。   二十楼,总经理办公室。   柳如烟瞪大了眼睛,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男子。   “你再说一遍!”柳如烟惊愕的看着他。   “喏,黑纸白字上写着,你就是我的未婚妻!”郭义抬头,轻轻看了柳如烟一眼,说道:“我现在来娶你过门。”   扑通……   柳如烟屁股一滑,差点就从那奢华的椅子上摔下去了,她急忙稳着自己的身体,柳眉一挑,怒斥道:“你这个登徒浪子,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赶出去!”   柳如烟是谁?飞宇集团行政总裁,掌管整个飞宇集团。   在江南市,飞宇集团绝对是一家大公司,市值十多个亿。而她柳如烟,更是天之娇女,从小考最好的中学,最好的高中,最好的大学,最后到耶鲁大学学习金融管理,更是硕博连读。以区区二十三岁的年龄便替父亲执掌飞宇集团,用两年的时间把飞宇集团的市值翻倍。更是被人称之为江南一朵金花。   想要娶柳如烟的人可谓是从江南市排到了江北市。   而眼前这个家伙,衣着土掉渣,形象更是不修边幅。一件白T恤,一条休闲裤,踩着一双脏兮兮的人字拖。头发几乎都快遮住眼睛了,唯独那一张脸勉勉强强看得过去。只是,在柳如烟的追求者之中,比郭义帅的人如同过江之鲫,数不胜数。他郭义有什么资格娶柳如烟?   “不错!”郭义面色淡然,好奇的打量着柳如烟。   肤似雪,肌若玉。五官精致,精雕细琢,樱桃小嘴,生气的时候都惹人怜爱。身材更是火辣,职业装,包裹着那傲人的罩杯,小西装勾勒出那纤细的腰围。   然而,接下来的一句话,却差点让柳如烟气哭了,郭义漫不经心的说道:“当我郭义的老婆,倒也勉强!”   “你!”柳如烟差点吐血。   柳如烟想哭,却又哭不出来。想笑,却觉得今天好像是愚人节。难道这家伙是上天派来的逗比吗?   只是,敢和自己开这样玩笑的人……怕是还没有出生吧?犹豫了许久,柳如烟最终叹息了一口气。因为老爷子的字,她认识啊。那一封家书,正是柳如烟的爷爷柳长征的字。   柳老爷子在家书里提到,二十五年前,柳郭两家指腹为婚,现在时间到了,让两孩子结婚。   柳如烟想死的心都有了。   “等等!”柳如烟美眸一转,苦口婆心的说道:“郭义,你我素未谋面,你说你要娶我……估计你也不太愿意,对吧?好歹我们也是生在新中国,长在红旗下,接受过新思想教育的人,这种指腹为婚的事情,还是……”   “父命难违。”郭义却摇头,道:“你若不愿意,可以给你爷爷打电话,让他取消婚约,我二话不说就走。”   柳如烟愕然了。   让爷爷取消婚约,这怎么可能呢?老爷子一生为人耿直,若是郭家家道辉煌也就算了,如今,郭家已经不复存在,八年前,郭氏集团已经被人整垮,郭母更是被人逼得投河自尽,郭父如今疯疯癫癫一个人。想要让爷爷取消婚约,那不等于让天下人笑话柳家不守信用吗?   柳如烟为难了。   想要让老爷子面子上过得去,又想把这一桩婚约取消。   “郭义……”柳如烟轻咬红唇,沉默了良久之后,才说道:“我知道你家现在困难,你爸现在又重病在床,不如……我给你五百万,从此以后,我们两家互不相欠?”   郭义略凝着眉头。似乎有些不敢相信。   柳如烟并不了解郭义,她见郭义沉默,以为答应了,她急忙掏出了支票,哗哗的就写下了一张五百万的支票,豪爽的递给了郭义。   五百万,对于普通人来说一辈子都不一定能够赚到。但是,对于柳如烟来说如同九牛一毛。   郭义眉头舒展,微微一笑。   “同意了?”柳如烟试探的问道。   “同意。”郭义点头。   柳如烟也松了一口气,不过,她也因此而庆幸,庆幸自己没有和郭义在一起。这五百万,不仅看穿了一个人的人性,同样也了却了她一桩烦心事,值了!   在郭义接过支票的那一刻开始,柳如烟恢复了面若冰霜。   从这一刻开始,柳家与郭家再无瓜葛,至于郭家对柳家的恩情,也从此一笔勾销。   撕……   让柳如烟意想不到的是,郭义面无表情,将五百万的支票轻易的撕碎,仿佛手中并非五百万,而是一张白纸。   “你……”柳如烟双目圆睁,震惊,迟疑,慌乱……眼神更是复杂。   “我虽穷,却也不食嗟来之食。”郭义冷漠的回了一句。   唰……   郭义手一甩,漫天白纸飞舞。   “你!”柳如烟愠怒,她刚要开口。   却被郭义打断:“从此,柳郭两家再无关系。”   说完,郭义站了起来,一米八的个子,顿感雄伟,伟岸。他迈着坚定的步子头也不回的走出去了。   冷傲,清高……   看着郭义的背影,柳如烟顿时有一种复杂的感情。   “哼,自视清高,五百万也不要。”柳如烟咬着贝齿,美目之中露出愤怒:“郭家穷困潦倒,你清高什么?迟早有你求我的时候!”   …………   从飞宇集团出来。   郭义拦车去了医院。   离家八年,过往云烟,郭家的一切都不在了。仿佛那痛苦的一幕还在昨天。   站在医院门口,闻道那刺鼻的消毒水味道。   “我回来了!”郭义仰头看着那湛蓝的天空,闭着眼睛,享受着着舒服的阳光。   回来了,终于回来了,熬了八年,痛苦了八年,所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今天。   八年前,母亲被逼跳河自尽,父亲从此一蹶不振。郭氏集团被奸人瓜分,别墅被奸人没收,父子二人像两条狗一样被人驱赶。父亲疯了……   “爸,陈姐姐,芷若,我回来了!”郭义骤然睁开了眼睛。   眼睛里,两道杀人的光芒直逼天空,仿佛要把这天撕裂一道口子,那一股滔天的恨意,执拗,杀气更似要杀光眼前一切生灵。   “我说过,要么死,要么复仇……”   “我要让这天对我敬畏,我要让这地为我颤抖,我要让这世界因我而疯狂!”   郭义内心的怒火点燃。
第二章 我回来了
 “这人好凶啊。”   “远离点,别是来医院寻仇的吧?”   不少人纷纷远离郭义。   体内的气息在郭义周身环绕,形成了一道密不透风的墙,而在周围人看来,这是一种杀气,一种煞气。屠夫杀猪一辈子,也就那么一丁点儿煞气,但是,郭义的身体周围,煞气竟然成形了。   呼哧……   他松了一口气,那密不透风的墙似乎瞬间消失了。   他迈着步子缓步走进了医院里。   四楼。   站在病房门口,他迟迟不敢进门。八年了,物是人非,谁敢面对亲人?   嘎吱……   不等郭义推门,房间的门被人打开了。   四目相对,那一双美目却率先红了眼睛,陈安琪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那个少年,竟然回来了!   “小义,是你吗?”陈安琪的一双美目不可思议的盯着他。   八年未见,斯人依旧。她依然未变,仿佛是一朵盛开的桃花一样,带着淡淡的清香,只是,眼神里有着浓浓的沧桑。   “陈姐姐!”郭义张开双臂,轻轻的把陈安琪揽入了怀里,道:“小义回来了!”   “好,好!”陈安琪紧紧的抱着郭义,生怕他再次从自己身边离开,她哽咽道:“你回来了就好,以后……再也不要走了。我不许!”   一句不许,包含万千牵挂。   仿佛只是小别。   但是,相隔八年,却有如此温情。只有真正的感情才能够做到这一点。   陈安琪,弃儿。   二十多年前被郭义母亲收养,一直在郭家长大。比郭义大三岁。八年前,若非陈姐姐,郭义也不再这个世界上了。那一群人,想要让郭家绝后,陈安琪把郭义藏在了地窖。任凭对方毒打,却死活没有供出郭义的下落。但是,陈安琪的身上也落下了不可磨灭的伤口。   病床上,郭父眼光呆滞,面色蜡黄。呆呆的看着天花板,人一直傻傻的。   “我爸一直都这样吗?”郭义问道。   “嗯!”陈安琪点头,道:“爸一直都是这样,不见好转。”   郭义深吸了一口气,他轻轻的抚摸着父亲枯燥的手,八年前那一场横祸,怕是对他造成了永久性的打击。家破人亡,妻离子散。也多亏了陈安琪这八年来含辛茹苦的照顾。   “陈姐姐,这八年,你辛苦了!”郭义面若寒冰。   “小义。”陈安琪咬着红唇,道:“你回来了就好。”   这些年,陈安琪吃了不少苦,不过,好在她都熬过来了,现在她在一家公司当部门经理,收入不错,她几乎将所有的收入都投到了郭父的病房里了,病房价格不菲,单间,但凡入住的非富即贵,陈安琪也是托人找关系才弄到这么个单间。常年下来,花了不少钱。   陈安琪看着郭义,这个少年。   眼神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眼神之中,带着坚毅,似若寒霜。   唉……   陈安琪叹息了一口气,也许,这些年,小义也不容易吧。   门外,一声啼哭传来。   郭义皱着眉头。   “唉,隔壁的唐老难道走了?”陈安琪慌了一下,道:“小义,跟我去送他老人家一程吧。”   郭义不想,但陈姐姐要去,他自然不会不陪,从这一刻起,他恨不得时时刻刻,二十四小时都陪伴在她的身边。   隔壁病房,奢华程度可见一斑。   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正在啼哭,满脸梨花泪。病房里,围满了人,看衣着便知个个都是非凡之人。病床上,一名老者躺着,双目圆睁,面目清瘦,颧骨高高凸起。似乎咬着一口气,若是吐出了这一口气,便立刻会撒手人寰。   在病床边上。   “刘大师,真的不行了吗?”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中年男子,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,看着一旁已经站起来的老人苦苦哀求,道:“哪怕延续三个月的寿命也好啊。”   “唉……天命如此,气数已尽。”一个面色红润的老者微微摇头,道:“唐老他已经寿元大至,脏器衰竭,就算是大罗金仙也没有办法救他了!”   一帮人伤心欲绝。   哼!   谁料,人群中却传来一身轻哼。   “谁?”刘大师皱着眉头。   众人皆看向郭义,一个不修边幅的年轻人,郭义沉默不语。陈安琪急忙拽着郭义的手,歉意的对刘大师说道:“对不起,小义他不是故意的。”   “刚刚是你哼的?”刘大师看着郭义。   “没错!”谁料,郭义抬头,一双眸子若剑芒一般盯着对方。   “你什么意思?”刘大师是国内知名的大师,素有悬壶济世之称,多少富贵之人踏破门槛而求不得。   “枉你自称大师,却狗屁不如。”郭义不屑的看了他一眼,眼神里闪过一抹寒芒,道:“这老人分明气数未尽,尚有三年寿元,你却偏偏把人家往棺材里推一把。”   “你!”刘大师一听,差点跳起来了。   众人都愣了。   刘大师本名刘国益。自幼学医,师承张元素,在国内有杏林大师、华佗再世之称。   而如今,却被一个年轻人骂得狗血淋头。   “这位小兄弟,请问你是?”刚刚的金丝眼镜男子急忙问道。   “我?”郭义面若冰霜,露出一抹寒冰笑容,道:“我是唯一能救他的人!”   咝……   众人皆是惊叹。   “哈哈哈……”刘大师一听,顿时仰头长笑,道:“今日,你若能救唐老,我刘国益必端茶作揖,行拜师之礼。”   这下,场子热闹了。   陈安琪急了,她轻轻拽了拽郭义的手,急道:“小义,你别胡闹啊。这……这不是我们胡闹的地方。”   “陈姐姐,你放心,我不给你添麻烦。”郭义唯独面对陈安琪的时候才会有笑容,很暖的笑容,很贴心。他轻轻抚摸着她的面颊,心疼的说道:“我回来,必守护你一生,佑你一世平安。”   “小子,唐老恐怕只有一炷香的时间了,你若不快点,你死定了。”刘大师冷哼一声,言语之间,显然看不起郭义。   此时,刚刚在门口哭泣的女子仿佛抓到了救命的稻草,哀求的看着郭义,道:“求求你,救救我爷爷,你若救他,我唐家……必……奉你为贵宾,以礼相待,有求必应!”   女子很美,美不胜收,奈何,郭义内心只有穆芷若和陈姐姐二人。
以防后续精彩内容丢失 【手机微信扫一扫】 继续读全篇~高潮不断
阅读   100000+      68932
精选留言
赵天
关注公众号后,点击第一条欢迎语就可以继续免费阅读,很方便!
10小时前
马上有钱
真的太好看了,跌宕起伏,有意思!
6小时前
我爱一条柴
推荐大家一定一定一定要看完,后面剧情超级超级好看
12小时前
灵芝
关注公众号了,有阅读记录看起来很方便,我已经看到500多章了,越看越好看
3小时前
仰面注目夕阳
看完了,同类型小说里面最精彩的一部,没有之一,极力推荐
26分钟前
孙不笑
非常有意思,剧情扣人心弦,比看电视剧好看多了
13小时前
地有三江水
不错不错,先关注公众号,有空把整篇看完
11小时前
露易湿衫-
已关注,公众号里面还有很多其他小说都挺不错,估计接下来半年都有的看了~
18小时前
岁末圣诞树-
我一直认为看小说比看电影更精彩,这部确实不错
19小时前
莫非离别-
我之前都不怎么看小说的,完全被吸引住了
35小时前
.